所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正文
文章正文

“我还能活着等到儿子平反的那一天吗?”


早报记者 鲍志恒 发自河北石家庄市下聂庄村   发表于2013-06-25 03:36

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聂母张焕枝走上了18年上访申诉的漫漫长路。

■ 聂树斌母亲张焕枝:8年了,法院答复总是“回家等消息”

 

  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聂母张焕枝走上了18年上访申诉的漫漫长路。

  2005年王书金落网并主动交代了杀害聂树斌案被害人康某后,年过花甲的她每个月都要去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8年间,无数次的跋山涉水,得到的始终是“回家等消息”的答复。

  6月22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市下聂庄村的家中,张焕枝问早报记者,“我还能活着等到儿子平反的那一天吗?”

 

每月至少去一次省高院

  东方早报:王书金案开庭的事情,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张焕枝:好多记者告诉我的。后来我女儿说,网上有。

  东方早报:你怎么想?

  张焕枝:我感觉不是个好事,上一次在广平县法院开庭,王书金犯了6桩罪,公诉机关只公诉了4起,石家庄的这一起(聂树斌所涉康某被杀案)没有被公诉。毕竟王书金这个案子跟我儿子的案子有关联。

  东方早报:你觉得可能有不好的结果?

  张焕枝:是。上次开庭不宣判,这次又突然宣布开庭,我认为,他们早已经把一切事情做得妥当了。

  东方早报:那怎么办呢?

  张焕枝:该怎么办还怎么办,我还是要往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走。

  东方早报:你还是每个月往法院跑?

  张焕枝:每个月至少去(河北省高院)一次。有时候去一次没见到法官(聂案承办法官王琪),我就去两次或者三次。

  东方早报:接待你的态度怎么样?

  张焕枝:每次都一样。“我们正在做调查,不要着急,你回家去吧。”从2007年北京最高法给了回复之后,一直到现在,没有任何答复和结果。

  东方早报:去过最高法院多少次?

  张焕枝:最少有三四次,他们不是不接待,是因为我手里没有判决书,只好回来,再找判决书。

  东方早报:判决书怎么找到的?

  张焕枝:是我们请的李树亭律师从受害人康某父亲那里得到的复印件,李律师做了好多工作,费了很大的劲,才拿到的复印件。

 

最后一次见儿子

  东方早报:最早请的律师是张景和,怎么请的他?

  张焕枝:当时,我们没有熟悉的律师。我二嫂有个朋友是律师,所以请的他。律师费2000元。

  东方早报:在审理过程中,你们跟张律师是否有过交流?

  张焕枝:简单交流过。第一次会见我儿子,他说,“我听说了,你第一次都不承认,怎么后来承认了”,我儿子说“打的”。至于我儿子怎么承认的,我不知道。

  一直到1995年4月开庭,张景和在庭上辩护,说证据不足,案卷里没有手印、脚印,没有DNA鉴定,没有铁证,光凭聂树斌的口供不能定罪。

  东方早报:开庭的时候,是否去旁听过?

  张焕枝:不公开开庭,法院不让听。我那天去了法院,但法庭不允许我进。现在,拿到的判决书上体现出来了,张景和当时辩护就说的是证据不足。

  东方早报:聂树斌案审理完后,你们就没有和张律师联系了?

  张焕枝:从1995年之后,一直没联系过。2005年王书金被发现了,我去找过张景和,问他要判决书,因为法院没有给我,他作为律师肯定有。我找到他家里,他说,来回搬东西,判决书丢了。

  东方早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没有通知你们家属?

  张焕枝:我们不知道他被执行死刑了,后来他爸爸给他送衣服,看守所的人说你怎么又来了,你稍微等一会,等了十来分钟,他说你儿子被执行死刑了。我老伴当时就晕了,天旋地转。

  后来找到法院的法官,我说你把我儿子尸体放到什么地方了,他说统一放到火葬场了。我要儿子骨灰,他说你怎么还要骨灰?我说,那是我的儿子。要是你儿子,骨灰你不要吗?

  后来,他开了个介绍信,我到火葬场去办的手续。

  东方早报:最后一次见儿子是什么时候?

  张焕枝:是在开庭的时候,开庭不让进。开完庭后,我还要求见儿子。那个法官姓康,他说,你去吧,我就去了。

  东方早报:说上话了吗?

  张焕枝:没有。我一进大厅,儿子哇哇地哭。我走到背后,有五米的距离,那儿有法警,不让往前走,我都没有走到跟前。我喊了他一声,他叫了两声“妈”。他被抓之后,我唯一见到他,就这一次,往看守所里送东西,也见不到人,只能转交。

 

最担心变了口供

  东方早报:这些年,家里有哪些变化?

  张焕枝:有很大的变化。枪毙我儿子以前,我老伴很健壮。当时,我们都不相信我儿子因为强奸犯了法,我儿子不是那样的人。一直到第二年,我们老两口不断在跑,想不到,枪毙都不告诉我们,这是我的儿子啊,你应该通知吧。没有。老伴接受不了,病了,1996年就病退在家。(注:聂树斌父亲聂学生无法接受儿子强奸、杀人的判决,两度自杀,以致偏瘫。)

  东方早报:申诉这些年,有没有觉得有希望的时候?

  张焕枝:到王书金落网,我心里面好像亮堂了一点,看到一丝希望。

  东方早报:2007年11月最高院复函,交由河北高院处理,是否看到希望?

  张焕枝:这份复函当时也给了我一份,我那时真看到一点亮光,可是到现在,没有任何结果。

  东方早报:河北省高院为什么不给你判决书?

  张焕枝:他们说,司法解释规定,可以给也可以不给。我们再研究研究,是给你还是不给你。最后,那个法院的人拿着那个司法解释,说被告方可以给,也可以不给。就是不想让我们申诉,因为我手里没东西,就没办法申诉。

  逮我儿子一直到枪毙,我都不认为是我儿子干的,我找过区公安局,找过高院,但手里没有东西,到哪儿都没有人接待你。2005年枪毙了我儿子,我还整整跑了一年半,但手里没有判决书,没有办法。

  东方早报:王书金案开庭时,你去过没有?

  张焕枝:我去过广平县法院(王书金案一审所在地),想看看王书金怎么供述,律师怎么辩护,但是不让我进,而且不让我往法庭靠近,那一次,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东方早报:这些年,你也一直关注王书金案?

  张焕枝:我最担心的是,王书金变了口供。上一次开庭,因为从网上的一些报道,王书金当庭承认作了6起案子,但法官制止他(供述强奸杀害康某),公诉机关也故意不起诉这起案子。

  就算不是王书金干的,也不能证明是我儿子干的。我不管你王书金翻供不翻供,我儿子的判决书里什么证据都没有,没有手印,没有脚印,没有DNA鉴定,不能证明我儿子是强奸犯,是杀人犯。

 

“我不抱多大希望”

  东方早报:这些年,日子怎么过来的?

  张焕枝:我儿子被逮,一直到现在,老伴又落下个病(半身不遂),我种了两亩地,女儿女婿都要上班,没有时间帮我。我女儿在学校教书,星期天才有空。我这么大岁数了,不种地,吃喝怎么解决?你可以想,我多么艰难。

  但是,我坚信我儿子这个案子是错案,一直坚持。老伴接受不了,性格也有很大的变化,急躁,变得很急躁,我有时也劝他想开点,不放弃。

  东方早报:这8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张焕枝:(长时间沉默)……我感觉不到河北省高院的公开、透明、公正。

  东方早报:这次开庭,还会去?

  张焕枝:去。我想听一听是不是公诉王书金杀害康某。还是想知道一个结果。

  东方早报:你想过没有,假如没有发生这件事,一家人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张焕枝:假如我儿子没有被抓,还是这四口之家,可以说,我们并不富裕,但是美满。如果我儿子活到现在,都三十九了,早已经成了家,有了孩子。我们又是一个大家。

  东方早报:会时常想儿子?

  张焕枝:每天都会想起。因为吃饭的时候,毕竟少了一个人。过年过节还是我们老两口。即便儿子在外面上班,总还有回来的时候。有时候也会梦到儿子,在梦里,儿子大致就是一个受委屈的状况,他还穿着以前的衣服,年轻时候的样子。

 

8年核查不了一个案子?

  东方早报:觉得还能得到你所要的公正吗?

  张焕枝:说不好。为什么?这次开庭,可能早就定了性了。法院、检察院、政府,从来没有人来过,连起码的姿态都没有。

  东方早报:今年,已经有好多起冤案平反了。

  张焕枝:我渴望,希望早早还儿子清白。听说有些冤案解决了,我也盼着有这么一天。如果还定死是聂树斌干的,我不会接受,因为判决书光凭口供定罪,我不认可。我还要去最高院,走到走不动为止。

  我现在70岁了,就算等不到那一天,我儿子能得到清白,我在阴间也高兴。

  (沉默)……我伤透了心。我跑了8年,难道8年核查不了一个案子?总有一天,河北高院要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我一定得找下去。在那之前,王书金没有出现,很迷茫;再一个,看不到阳光,活得没劲。

  东方早报:每次去河北省高院,要坐多久的车?

  张焕枝:从家里到公交站,要走5里路,这路不好走,下雨更不好走。坐上公交到了市区还要换一趟车,才能到河北省高院,需要两个小时。我老了,走得慢,交通也不方便。

  每次去,半天都回不来。我每次早早起床吃饭,中午在街边小摊上,花两三块,买点小吃。

  东方早报:你最近一次去是什么时候?

  张焕枝:5月中旬,我去找法官,但没有在。等于白跑了一趟。

  东方早报:有没有想过,坚持不下去?

  张焕枝:我主要担心高血压,还有我的腿和脚。你是记者,你比我见的世面多,你告诉我,我还能活着等到儿子平反的那一天吗?

 

 

录入编辑:张珺

关于更多 聂树斌 的新闻

  • 暂无相关新闻
正在加载...
标 签:
文本地址:
快速留言
用户名: 密码:
读者评论仅供读者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东方早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东方早报》2003-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社址:上海市延安中路839号(邮编 200040)
电话:021-62471234 传真:021-62475181 
广告投放热线:021-62890078 新闻报料热线:962288 咨询合作电话:021-6247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