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正文
文章正文

青岛“种树风波”


作者 早报记者 黄志强   发表于2012-05-10 03:23

五一假期刚过,走在青岛的大街上,只要问起种树风波,青岛人都能和你聊上一会儿。

  青岛“种树风波”:68天官民博弈,多次错失互动良机

  ■ 市长6天两次表态终获认可,但网友指政府层层升级的应对为“被迫作秀” ■ 园林局称微博传播像核裂变“爆发性太强”

  五一假期刚过,走在青岛的大街上,只要问起种树风波,青岛人都能和你聊上一会儿,他们称这场风波和“毒胶囊”事件一样火,让4月的青岛红遍全国。在时间的稀释下,种树风波已渐显平息,但“乱种树”、“种树市长”、“40亿种树”等词汇蕴含的不满情绪仍根深蒂固,“不是不想说了,是说了也没有用”,一名出租车司机无奈地表示,更有一直关注此事的青岛网友将政府的应对称为“被迫作秀”。

  从2月27日下发植树通告,到事件的持续发酵,青岛市官方并非保持沉默,反而随着事态发展,回应力度一再加强,从回应“毁草种树”质疑到园林局局长出面致歉,从主管副市长接受市民在线网络问政,到市长两度带队检查绿化,然而,从普通市民和网络的反应来看,风波过后并非双赢,官民之间的裂痕犹在,政府形象更是蒙受不可估量的损失。

  尽管有评价称此次“种树风波”是官民良性互动的范本,但不可忽略的是,这其中有舆论倒逼的成分。在过去的一个月,青岛官民博弈和互动并存,频繁隔空对话,但始终节奏不一,政府危机公关的效果大打折扣。

  青岛种树风波更大的启示在于,在网络时代,政府信息公开、决策透明已迫在眉睫,与此同时,城市的管理者应将网络视为官民良性互动的常规平台,被动应付自说自话难免加剧信任危机。

  早报记者 黄志强

5月1日,青岛市软件园,一位跑步的市民利用新栽树木的支架伸展筋骨。 早报记者 徐晓林 图

  发自青岛

  【2月27日的通告】

  “毁草种树”质疑发酵

  园林局“未料误解爆发”

  2月27日,青岛市政府下发《关于在全市开展植树增绿大行动的通告》,确定集中开展大规模的植树增绿活动,与此同时,“植树增绿”工程还写在了青岛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并提出创建国家森林城市的目标。两天后,青岛市召开大干300天市容环境整治行动动员大会,市委书记李群、时任代市长张新起参加会议并提出要求。

  3月,青岛植树增绿行动首先在前海一线推进,随后青岛本地论坛相继出现不满声音,网友就东海路交通拥堵、选址失当、过度密植、遮挡海景等问题发帖质疑,3月下旬,当地媒体介入报道,针对网友的上述质疑,青岛市园林局局长杨湧几次接受媒体采访做出回应,并称将尽快公示绿化整治方案。“我以为解释得很清楚了,现在看还是说少了,说得不够,关键是网络上互动不够。”5月4日,杨湧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前海一线种树造成的“误会”埋下了爆发的种子。

  3月29日,青岛本地有着30多年历史的汇泉广场北草坪被铲除,施工现场出现不少“定位”的木桩,“毁草种树”的传闻在市民间流传。作为青岛市民放风筝的主要场地,汇泉广场的施工触动了更多当地网民的敏感神经,众多网友在论坛里上传草坪被铲前后的对比图片,称自己的美好回忆被铲除,质疑声浪迅速升温,并开始扩散至更具传播力的微博等处。

  进入4月,“毁草种树”的质疑仍在发酵,但未引起官方注意。4月4日,知名青岛网友“作业本”在其微博上发布了一组青岛各地区绿化前后对比的图片,称植树活动是“毁草坪毁绿植种大树”,引来近2万网友围观,至此,有着超过260万粉丝的“作业本”正式加入质疑行列,并将该话题推向全国范围。“同事的孩子在美国都听说了这事,打电话回来问青岛怎么了。”青岛市园林局办公室主任孙华将微博的传播比喻为原子弹裂变,“爆发性太强了”。杨湧对此则连说“没想到”,“这是典型的误解,但我们应对不及时,没想到换草坪能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来,我们犯了官僚主义,当时认为新草皮种上去以后大家就知道了,风波也就完了,这样的事情以前没有遇到过,也说明我们的政治敏锐性不够。”

  孙华至今仍认为园林局对汇泉广场草坪被铲一事回应还算及时,“当天晚上我们就发出了消息,澄清种树传言,表示将换新草皮”。然而,“毁草种树”已经引发广泛关注,汇泉广场被铲后的黄土照片在网络盛传。与此同时,网友开始将批评的矛头指向曾在莱州、潍坊等地倾力植树的现任青岛市长张新起,“种树狂人”、“种树市长”的称呼不胫而走。

  园林局的回应没能打消网民的疑虑,而植树工程3月启动,5月底前就要完成今年1000万株植树任务中的80%以上,更多网友开始集中质疑种树行动“没有经过科学论证,也不是目前最急需的”,虽然在接下来的几天,当地媒体陆续发布消息,说明“植树增绿”行动,并公布中标企业,间接回应网友质疑,但在井喷的质疑声浪中,零星的官方声音显得极其微弱。

  根据计划,4月份是青岛春季植树月,将集中开展大规模的植树活动,高峰时有超过3000名工人在青岛市区种树,市园林局的所有领导也被要求深入一线,分段负责,保证种树进度。与此同时,一场轰轰烈烈的“随手拍”青岛种树的行动在网上展开,青岛市民开始将种树活动置于显微镜下,“桥下种树”、“毁草种树”、“海边种树”、“岩石上种树”等一系列有违常识的种树照片轮番刺激网民,在迟迟不见官方回应的情况下,他们喊出“让你们认个错就那么难?”并用“地球人都制止不了青岛种树”来表达对官方无动于衷的无奈和愤怒。

  杨湧表示,种树风波前期,有些网友“不怀好意”,“这些恶搞的、攻击领导的人不值得一提,我不和他们对话,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种棵树去。”但他也坦承和市民沟通不主动,“当时大家都在工地上,总觉得先干起来再说,但后来有人推波助澜,网民情绪激昂,再说已经有些无力了。”

  【被删掉的一封信】

  网民理性呼吁却被删

  “悄悄改”难阻民意沸腾

  “决定不骂人了。”

  4月11日,青岛市民潘琦发表长微博,详细记录自己实地调查植树成本,致电政府部门寻求答复的全过程,“关于青岛种树是否合理,迄今未得到任何官方回应,仅以此文记录,一个普通市民如何向政府表达自己意见的过程。——为什么要种树?海边要种什么树?树怎么种合理?怎么敲定花40亿元?40亿元怎么花?谁来监督?”

  潘琦以建设性的理性思维和实际行动向当地政府对种树决策和投资情况提出质询,开启了市民行动的先例,并引发中央和省外媒体介入报道,将此次网络风波演变成公共事件。

  理性的声音迅速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不仅引导了偏激情绪,更激发了更多有理有力的问政行动。3天后,另一位80后青年王赫接过潘琦的接力棒,发表“一个青岛市民就换草植树建设向有关部门进行询问的前前后后”的长微博,王赫这样写道:“我决定身体力行,做点一个小百姓也能做的事,行使一点市民也能行使的权利。”同一天,“作业本”以“一个理直气壮的市民”为名通过网络发表给书记、市长的第一封信,质疑政府决策,呼吁网民理智,“理智起来,我们是要督促政府更理智更正常地种树”。第一封信发表后不久即被删除,4月16日,“作业本”发布第二封信向书记和市长喊话,“你们没有任何回应,即使万千网友奔走呼告,你们仍然不为所动,你们只是:删掉了那封信。”“作业本”用“野火烧不尽,一封接一封”来表达追问的决心,这封信最后引起了超过4万网友的转发。

  青岛青年身体力行,问政的电话、长微博和书信此起彼伏,获得赞誉一片,也让青岛政府陷入空前的舆论压力之下。

  不过,有关部门对网友指出的问题所在“悄悄整改”的态度再次引发质疑。如“桥下种树”的照片是网友质疑的重点之一,4月12日,市民突然发现桥底的树一夜之间全不见了;青岛软件园门口的一片密植树林是另一个质疑的焦点,被称为“种睫毛”,形容“胖一点的苍蝇都挤不过去”,而质疑声响起后不久,一些“睫毛”悄然离去。网友虽然认可有关部门“知错能改”,但“既然认识到错误,为什么不公开大方的走上台解释说明,道歉认错呢”?

  面对理性问政,官方并未公开大方地走上台前解释、认错,而是选择悄然整改、加紧施工,加上本地媒体的“沉默”,青岛政府被指缺乏信任危机的处理能力和对话的诚意。

  事实上,就在“作业本”等人竭力呼吁之际,青岛市主要领导并不在青岛,据《青岛日报》报道,4月13日至17日,青岛市党政考察团先后到宁波、杭州、苏州、南京考察,考察团成员包括青岛市委书记、市长等党政高层。考察结束当日,青岛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 “青岛发布”发出消息称,针对市民和网友关注,“市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已着手研究解决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并答复相关问题。”

  4月18日,考察团回到青岛的第二天,青岛市召开城区园林绿化工作座谈会,就植树增绿行动听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和市民代表意见,考察团成员、主管副市长王建祥表示“要虚心听取意见,认真纠正偏差,对于社会舆论的监督要认真对待、及时回应”。当天,园林局局长杨湧在座谈会上就市民关心的几个问题作出回复,称已经通过自查和根据市民意见调整了不少,并表示“工作做得不好”,向广大市民道歉。然而,青岛市民翘首以盼的领导“道歉”并未出现在第二天的当地媒体上。

  青岛政府或许已经认识到,简单回复和“轻微道歉”已经无法平息沸腾的民意,青岛市园林局在座谈会后再次推出大动作,宣布第二天举行网络在线问政,同市民和网民在线交流,官方希望借此填补鸿沟,扭转舆论被动局面。

  【不合时宜的总结会】

  “被解读”的报纸头版

  良性互动戛然而止

  4月19日晚,青岛市副市长王建祥通过网络同网友进行互动,这是自种树风波以后,网友首次有机会直接向政府官员提问,许多网友热情高涨,因涌进的网友数量过多,青岛政务网一度瘫痪,在线人数突破20万人。据杨湧介绍,当天网络问政共收到有效问题748个,王建祥副市长就其中的焦点质疑一一作出回应,“每个问题都是副市长亲自把关、修改、发布的”,他将此次网络问政视为最大的转折点。“园林局从来没有遇到这么热的网络问政,比房地产话题还热,在整个过程中,工作人员都忙着低头答题,晚上也都是在现场吃盒饭。”一名参与网络问政的工作人员表示。

  网络问政将此次种树风波推到最高峰,官民良性互动初现曙光,许多网友给出了正面评价,但“良性”仅仅维持了一夜。

  4月20日,市民还没有来得及细读前一天网络问政的报道,就被《青岛早报》的头版“激怒”了。当天该报的头版用超大字体突出“自满自足、自私自利、自怨自弃、自说自话”十六个字标题,报道市考察团总结会。在沸沸扬扬的“种树风波”中,这则超常规处理的标题迅速“被解读”:原本是市领导对干部的讲话,被视为官方向市民喊话。尽管该报后来发布声明,称头版是“制作考虑不周的技术失误”,并向读者致歉,但依然无法消除市民、网民与官方的隔阂。“作业本”称其为“心存侥幸含沙射影的指责”,更多的网友通过各种方式表达遭到“公开谩骂”后的愤怒。当天下午,青岛本地知名歌手沙洲用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创作新歌“自说自话”,他用近乎“嘶吼”的声音唱出“我们家让人掀了,现在又让人骂”,该歌上传后迅速引发网友共鸣,此前,他针对“种树风波”刚创作了歌曲《别挖了》,被广泛传播。

  细心的网友如果阅读全文,会发现此则新闻报道内容与种树无关,这是在青岛市党政考察团举行赴苏浙学习考察总结会议上,市领导对比青岛与先进城市差距之后做出的总结反思,并对全市领导干部提出的具体要求。不过网友也表示,在民众质疑种树行动的声浪鼎沸之时,政府召开此次总结大会有些不合时宜。“误解”恰恰暴露了青岛官民在种树风波中的不信任程度。

  良性互动戛然而止。

  【市长的两次表态】

  “市长表态”被低调处理

  市民不信任情绪被激发

  4月21日,青岛市长张新起首次露面就种树风波表态,在视察道路绿化提升情况的工作中,他表示:“市民关心植树增绿,是对这个城市的热爱,提出的意见建议有利于政府科学决策。政府要自觉地接受市民和舆论的监督,认真听取市民的意见,采纳市民提出的合理化建议,并且举一反三,认真加以改进,把好事办好。”令人费解的是,被市民寄予厚望的市长表态被当地媒体低调处理。4月22日,青岛平面媒体中仅有《青岛日报》以“张新起看望市政园林职工”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这也让官方表态的效果打了折扣,未能与市民有效互动,有网友称此举为“被迫作秀的同时又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在当天举行的亚洲羽毛球锦标赛上,市长为获奖运动员颁奖时,引来台下嘘声一片,这在中国并不常见,更多的不和谐声音出现在网络上,有的传言更是涉及领导家属,网络质疑出现失控之势,但在理性声音的引导下,网络舆论未偏离问政轨道,“作业本”利用其微博影响力喊出:“拜托别乱传了,这样会激化矛盾”。

  青岛官方低调处理市长表态,放弃话语权的弊端很快凸现。

  4月25日,有广东媒体刊发文章“青岛种树的是与非”,文章描述了青岛市长在本次视察活动中的数个细节:市长称 “大海是一种感觉,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一位骑自行车的老大爷大声质问,但视察队伍没有停下一步;文章还提及“市委某部门官员说,有些网友别有用心”。这篇文章被广泛传播,引发网友热议,“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市长要植树遮海,为什么青岛市民的心痛他无法体会。因为市长不看海,他在‘感觉’海。”一向冷静理性的王赫也不“淡定”了,这位因车祸在家休养的青岛青年,甚至想过通过公布病例自证清白,以回击“别有用心”之说。更多和王赫一样从未接触过市长的青岛市民,通过这些细节“认识”了这位新市长,也加深了种树和市长的联系。

  原本被视为互动良机的市长考察,最终适得其反,不仅未能改善官民紧张气氛,反而加剧了市民对官方的不信任。园林局的工作人员强调该文章角度“片面”,没有反映市长视察全貌,但网络影响很大。“市长真的很敬业,早上5点多钟就发信息给我,说他看到哪里树木歪了、枯黄了、挡路了,他自己都去找问题,晚上10点还盯着我们整改。”杨湧表示市长并非如网络所言,而是对此次种树风波十分重视,并看了很多网友的发言。

  4月24日晚到25日白天,一场大风让种树风波再起波澜,青岛市区大量新种树木被刮倒,车辆被砸,街道一片狼藉,网友接力上传“倒树砸车”图片,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倒下来”,市民担心新种树木难以抵挡夏季台风。

  4月26日,张新起再次带队检查绿化整改工作,强调要真诚对待市民、网友、舆论及各方面对绿化工作提出的意见建议,并作自我批评,市长就遮挡海景、植树较密等八大问题提出具体整改意见,在回应网友关切方面,报道称:“张新起微笑着对记者说,网友、媒体对植树绿化予以关注,我看了一些博文和帖子,尽管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但还是很有见地和水平的,表明他们关心关切青岛建设,请记者朋友转达我对他们的真诚谢意;即使有的网友对绿化中政府工作存在的问题骂几句话,以表达他们的急切心情和看法,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论发表什么样的见解,采取何种方式,言辞语气如何,不论正面还是负面的意见,我们都要正确对待,不推诿、不敷衍,实实在在地加以整改。”市长的这次表态赢得了众多网友的认可。一名一直持批评意见的当地网友表示,“公正地说,这种表达克制而务实,看得出和解的努力。”

  【5月1日承诺公开信息】

  升级的制度性互动

  园林局承诺公开信息

  经过近一个月的质疑和围观,大部分网友显露疲态,在等到市长的积极表态后,逐渐选择沉默。王赫选择了坚持,他希望自己的努力能看到成果,4月28日,他发表了“致张新起市长及各有关部门和各位市民的一封公开信”,申请公开植树工程中栽种操作规范,专家名单、论证意见和会议记录,而两天前,他已经就上述信息向市政府、园林局等部门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5月1日,园林局局长杨湧约王赫见面,他告诉王赫,市长已看到了公开信,并表示“很有水平”,同时承诺一定就他申请公开的内容作出官方答复。“杨局长态度非常好,很坦诚也很直率。”这已是王赫在坚持理性问政过程中,第三次和园林局对话,他表示尽管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但他看到了政府的态度和进步,至于问政成果,王赫表示“还要看政府的具体行动”。杨湧对王赫等问政青年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既可尊重也可交流”,称此为社会的进步。

  也有部分青岛市民对政府处理种树风波的表现表示失望,“从头到尾都是坚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部分时间保持沉默,没有表现出政府的诚意,最后迫于舆论的压力才被迫作秀。”网友“朽木不香”这样评价,他认为惯性思维让政府错失互动良机,“面对这么多理性的好市民,领导者应该邀请他们在同一个公共平台上对话,塑造正面形象。”另一名在机关工作了30多年的退休干部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他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不断发布种树照片提出疑问,其中不少掀起热议,“真没有哪个部门、哪个人出来正面回答一个问题”,这位退休干部认为官方找个别网上的意见领袖单独对话,更说明他们的目的在于平息网上舆论,而非解决问题,“不回答我们是因为我们在网上的影响力不大”。

  许多青岛市民一再表示,质疑与树无关。青岛人是爱树的,2009年5月,青岛改建馆陶路“德国风情街”,一些百年梧桐遭到砍伐,青岛市民现场护树,时过境迁,青岛市民质疑大面积海边种树,皆因担心“政府肆意行政会对城市造成伤害”,“朽木不香”说。

  5月4日,沙洲发布了新歌《别挖了》的MV,尽管歌词表达了不满情绪,但整个MV画面唯美清新绿意盎然,“我不想把青岛拍丑了,让人觉得已经满目疮痍,这是我的家,怎么看都挺美的。”沙洲说愤怒是因爱而生,最终还是要表达热爱,这一天他本计划举办“爱我青岛”主题音乐会,但随后被叫停,他通过微博发布公告:无奈近期无法“爱我青岛”。

  “他们想多了,有点小家子气,大城市应该有包容心。”沙洲微笑着说。

录入编辑:张珺

 

关于更多 的新闻

  • 暂无相关新闻
正在加载...
标 签:
文本地址:
快速留言
用户名: 密码:
读者评论仅供读者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东方早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东方早报》2003-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社址:上海市延安中路839号(邮编 200040)
电话:021-62471234 传真:021-62475181 
广告投放热线:021-62890078 新闻报料热线:962288 咨询合作电话:021-6247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