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正文
文章正文

抚州爆炸案两遇害者是保安


作者 早报记者 李云芳   发表于2011-05-29 03:49

事发当晚钱明奇二儿子被警方带走,至今未归。

钱明奇经营的冰棺租赁店的房屋,原本外墙壁有些标语,现在全被涂白了。 早报记者 王辰 图

  早报记者昨天获悉,江西抚州“5·26”爆炸案造成的3名死者中,除制造爆炸的疑犯钱明奇外,另2人均系区行政中心的保安。昨天下午,临川区行政中心已对爆炸现场进行了清理。爆炸案件死亡人数26日增至3人,新增死者系当晚经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

  据了解,爆炸当天晚上24时许,钱明奇的二儿子钱寒希被警方带走,至今未归。而爆炸当天上午10时40分,临川熊波村的熊小兰和熊玉兰二人也被警方带走问话,至今未归。据熊家人称,爆炸当天早上8时许,熊小兰给钱明奇打电话,想叫他过去吃早饭,但钱连称“没空、没空”。

  2008年,因为房屋被拆迁而上访的熊小兰和熊玉兰认识了钱明奇,后钱经常到熊家吃饭。

  保安徐应福

  徐应福今年49岁,临川区温泉镇白浒窑村人,此前一直做泥水匠,2008年左右到区行政中心做保安。

  26日上午,徐应福的小舅子听到爆炸声后,赶到区行政中心,但现场已经被封锁。打电话询问徐应福当天正在上班,又急忙赶到临川区第一医院去查看,在医院发现了有伤者的名字“徐应福”。

  徐应福当天被转院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徐应福女儿和女婿跟着到了南昌,“想喝水,人精神好,说话清晰。”徐应福女儿描述转院途中的徐应福时说。因为一直没有交钱,徐应福在大厅耽搁了20分钟后才被转入病房。

  在南昌读大学的徐应福之子徐田荣听到消息后,也迅速赶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徐田荣问父亲怎么回事,徐应福只说了三个字“拦汽车”,随后因医院工作人员提醒说不能多说话,便没有再多问,只是一直鼓励父亲,“我爸就说口干,想喝水。”

  医院一张姓医生赶来查看后,称烧得严重,达到百分之六十,并剪开绷带重新包装,并提醒治疗费用还没到位。

  因为是隔离病室,徐应福的家人随后被请了出来,并被告知16:30到17:00是探视时间。

  探视时,徐应福称胸口痛,口干,徐田荣喂他喝了半瓶营养快线。医生再次提醒徐田荣,治疗费还没到位。

  随后,徐应福的妻子和村委会干部也赶了过来,临川区一领导也赶了过来,给了徐应福妻子3000元现金,也打过来10万元治疗费用。

  因为每天只有上下午各半小时的探视时间,徐田荣先回了学校,徐应福的妻子等人被安排住进了宾馆。

  23时许,家人接到临川区领导电话,并于23时15分左右赶到医院,但得到的消息是徐应福已去世,家人只好将遗体拉回了抚州殡仪馆。

  保安何海根

  何海根也是在爆炸当天去世的。

  何海根女儿说,何海根去年8月份开始到行政中心上班,每个月工资910元。

  26日上午10时许,有人打电话给何海根妻子,说何海根出事了,她随即赶到区行政中心,但现场已被封锁,经人提醒后去了临川区第一医院,见到何海根时,他已经不在人世:左手没了,脑袋只剩一半,全身都受伤,身上只剩下一条短裤。

  何海根女儿称,有目击者告诉她,何海根看到一辆无牌小轿车开进来,去拦车询问,司机(疑是钱明奇)从车上跑下来,接着小轿车便爆炸了。但何海根女儿一直不愿意透露目击者的身份,故无法核实这种说法的真实性。

 

录入编辑:任凭

关于更多 钱明奇 的新闻

  • 暂无相关新闻
正在加载...
标 签:
文本地址:
快速留言
用户名: 密码:
读者评论仅供读者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东方早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东方早报》2003-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社址:上海市延安中路839号(邮编 200040)
电话:021-62471234 传真:021-62475181 
广告投放热线:021-62890078 新闻报料热线:962288 咨询合作电话:021-62471234